眉山李先生 发表于 2018-6-29 22:01:43

【听】行路难-小提琴曲mp3免费下载-李四光曲-贵阳交响乐团

【听】行路难(小提琴曲)-李四光作曲-贵阳交响乐团演奏
大家有谁知道中国第一首小提琴曲是谁创作的?是新中国的第一任地质部长李四光。他创作了中国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
——李岚清

武昌起义后,李四光被委任为湖北军政府理财部参议,后又当选为实业部部长。袁世凯上台后,革命党人受到排挤,李四光再次离开祖国,到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当时中国国内军阀混战,国际上列强的明争暗斗也未休止。在国外苦读七年,很快就要返回苦难深重的国土,他深知国内地上地下都布满了看不见的黑洞,在法国巴黎停留的间歇,他以小提琴独奏曲的形式抒发自己的心情,写了此曲《行路难》。

attach://9790.mp3

下载mp3文件




liamway 发表于 2018-6-30 06:55:22

李四光谱写我国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

李四光谱写我国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中国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被时刻以振兴国家为己任的老一代科学家写于20世纪初期。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中国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是由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谱写的。
李四光出生于湖北黄冈一个私塾教师家庭,排行老二,取名仲揆(kuí)。由于家庭教育严格,他从小功课就很好。1902年他才14岁(其实是13岁生日刚过),便独自一人去省城投考新式学堂。领取报名表后,也许是有些激动,他竟在姓名栏内填入年龄“十四”二字。好在他及时发现错误,遂在“十”字下面加了“八子”,成为“李四”。然而“李四”这名字又太俗,他见大厅中央挂着一块“光被四表”的匾额,又急中生智,在“李四”后面填了个“光”字。从这件小事中,也可以看出他的机灵。1913年,李四光因参加辛亥革命有功,被临时稽勋局送往英国留学,入伯明翰大学采矿系深造。
虽然学的是工科,他却对文学、音乐很感兴趣。1915年,他由采矿系转入地质系,与威尔士教授来往密切。据《李四光年谱》说,他当时“喜欢音乐,课余时学会了拉小提琴。有时间就去威尔士教师家即兴演奏,很得他们一家的欣赏”。
李四光于1918年在伯明翰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到英国东部一座著名的锡矿山工作。1919年11月,他应中国留法勤工俭学同学会的邀请,前往巴黎作关于工业繁荣与能源开发的学术报告。也许是想表达点什么吧,他在随身携带的一张五线谱稿纸上,写了几句乐曲,共5行19小节,并将自己的英文名(J.S.Lee)和创作时间(22日)、地点(巴黎)写在上面。第二年一月,李四光又在这张五线谱的背面,以“行路难”为题,写了一首完整的小提琴曲。与此同时,他还在稿纸的右上角署了“仲揆”二字,在曲谱的右边,写下“千九百二十年正月作于巴黎”等字样。乐曲写好后,李四光请好友萧友梅指正,因而此曲谱一直保存在萧氏手中。
这支曲子现在找不到录音,中央电视台于北大、清华的校庆时播放过现场演奏。先不论其艺术价值,我们后学者也评论不出,单凭它的历史价值就值得保存在中国音乐史里了。
这个谱子是在阅读李四光写的《穿过地平线》的书里得到的。它是一份难得的手稿影印件。在书本里还附了个解说:“该小提琴曲《行路难》手稿,是1990年3月由上海音乐学院中国现代音乐史教授陈聆群发现并考证,确定它是我国第一首小提琴独奏曲。”这首乐曲的五线谱手稿藏于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陈钢认为:“最可贵的是乐曲立意深邃,行路难,这真是中国知识分子苦难历程的一个大概括。”
李四光是由于窃国大盗袁世凯篡权后,排挤、打击和企图消灭革命力量时,
一肚子晦气,才离开祖国出来寻求救国之道的。而当他在国外苦读近七年,学成回国时,知道中国仍然是军阀混战,国际上列强的明争暗斗也未休止,深知国内地上地下都布满了着不见的黑洞,举足维艰。在途经法国巴黎停留的间隙,他以自己喜爱的小提琴独奏曲形式抒发自己的心情,写了此曲。
1990年3月,陈聆群教授为编纂出版我国音乐教育家萧友梅文集,专程到北京去探望萧友梅的侄女萧淑娴,萧淑娴告诉他:李四光曾作过一曲,交给了萧友梅。并叮嘱陈教授:可在二叔(即萧友梅)的遗物中找。陈教授回沪后,在一包学生的文稿中发现了这一遗物。五线谱眉端工工整整地写着曲名《行路难》(1920年作于巴黎),作者是仲揆。
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陈钢,曾捧着《行路难》原稿仔细端详,发现全曲有头有尾,层次清晰,中间还有转调。陈钢教授认为最可贵的是乐曲立意深邃。李四光少年时就喜欢音乐,小提琴拉得不错,加上他的夫人许淑冰也是音乐爱好者,弹得一手好钢琴,还曾为我国音乐教育家沈心工(1870-1947)的词《对镜自照》谱过一首重唱曲。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李四光写出这么一首小提琴曲。
既然它是李四光从欧洲回国时交给萧友梅的,李四光这次回国是1920年秋天,那么其创作年代就在文中所说的1920年(或更早的时候)。为什么第一首小提琴曲不出自音乐家之手,而出自科学家之手呢,不外乎两个原因:第一,中国当时屡遭列强侵略,政府和民众都理解到要强国必须去西方国家学习他们的科学技术。是这些日后的科学家们最早跨出国门,也只有他们方能最早地接触到小提琴这种“洋”乐器。至于冼(xiǎn)星海、马思聪、谭小麟他们(学成后都写了非常好的小提琴曲)出国专学音乐,是略为后来一点的事了。第二,李四光先生不但在其专业学术上建功树名,而且也是位音乐天才,加上过去中国文人素来有把习乐作为提高自己修养的传统,所以事起于外而发乎中,天才的科学家写出我国第一首小提琴曲就不奇怪了。
《行路难》是我国古代“乐府诗”的旧题,古人历来有按这样的旧题写诗作歌的习惯。“文”“乐”双修为我国文人历来所重视,李四光也是这样,能写出曲子就一定熟悉这个题材。中国历史上写得最好的《行路难》就是李白的那三首,它们几乎为每个文人所熟知。而其中第一首又最能符合他在欧洲学习而回来报效祖国的心情和抱负。
我把李白的这首诗援引在下面:“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行路难》的创作是和李四光的境遇相符合的。早年参加同盟会,革命是初步成功了,但是又遇到袁世凯、张勋这种复辟者,此后各地军阀混战,真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离开是非之地到国外读书,心里想的是祖国,别有一番“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的心情。然而,此次又因昔年同好蔡元培等人的力邀而回国,看来又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报效祖国,那么就是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了。这大概是他常常心向往之的奋斗目标,也是他创作《行路难》一曲的直接原因。
李四光回国后不久,经北大化学系教授丁绪贤的夫人介绍,与北京女师大附中的音乐教师许淑彬相识。许女士出身于外交官家庭,爱好音乐,英、法语俱佳,还弹得一手好钢琴。两人相恋两年后,结为伉俪。婚礼上两人一个拉琴,一个弹奏,鸾凤和鸣,曾被传为佳话。
1年举办的《科学在中国》的文艺晚会上,年过七旬的杂交水稻之父在200
袁隆平院士演奏了这首《行路难》。他在演奏时说:这首曲子告诉人们,探索科学道路是艰难的,但再难科学工作者们也要走下去。看来,袁隆平院士已赋予了小提琴更多的含义。(完)


《行路难》手稿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听】行路难-小提琴曲mp3免费下载-李四光曲-贵阳交响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