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李先生 发表于 2018-8-26 19:28:19

麻城民歌中的《跟干哥》与《思情郎》

这两首麻城民歌中,提到四川,也许从这些歌谣能够提供分析“湖广填四川”的一些思考。


《跟干哥》

陈绪友 唱
诸有琰 邓立平 记

正月里来正月正,我跟干哥一路行,二人玩耍哎呀儿哟未过门。

二月里来二月一,我跟干哥回家去,二人极好有人来说媒。

三月里来三月三,我跟干哥走四川,四川风流干哥哥好玩。

四月里来四月八,我给干哥做鞋袜,干哥穿上走回家。

五月里来五月五,我给干哥做衣服,洋布汗褂两件裤。

六月里来六月六,我跟干哥同路走,扯着两手实在难抛丢。

七月里来七月七,我跟干哥回家去,路人当我是两夫妻。

八月里来八月八,我跟干哥修担肩(农民挑担子时用来护肩的垫子,多用笋衣做成),干哥挑货两个小山。

九月里来九月九,我跟干哥一路走,干哥驮我过山沟。

十月里来十月八,我跟干哥走回家,路人笑我两冤家。

冬月里来冬月冬,不是落雪就是刮风,手脸冻得红通通。

腊月里来腊月八,家家户户把年猪杀,年猪杀了才到家。

《思情郎》

甘德功 唱
朱厚镇 记

正月呐里正月呐一,听说我哥排哎旧戏。旧戏将将排哎,戏装已办齐。

二月呐里二月呐二,听说我哥家接媒婆,哥儿哎,莫说为奴我哎。

三月呐里三月呐三,听说我哥下四川,四川真好玩,哥儿,一逛两三年。

四月呐里四月呐四,听说我哥买棉纱,多买棉纱,哥儿做双好鞋袜。

五月呐里五月呐五,听说我哥下宋埠,多办绸和缎,哥儿,我一人戴花好单孤。

六月呐里六月呐六,裁缝进门把衣做,缎子裁领褂,哥儿,长短一尺六。

七月呐里七月呐七,听说我哥打首饰,首饰将将打,哥儿,莫说是为奴的。

八月呐里八月呐八,听说我哥买了鸡和鸭,鸡鸭要多买哎,哥儿,带给二爹妈。

九月呐里九月呐九,听说我哥就要走,寅时定日子哎,哥儿,卯时就要走。

十月呐里十月呐十,二人走在大路里,有人盘问你,哥儿,就说亲妹妹。

冬月呐里冬月呐冬,不起南风起北风,北风越起越寒颤,哥儿,二人两相逢。

腊月呐里腊月呐八,家家户户打糍粑,赶回家来把年过,哥儿,年猪杀了才到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麻城民歌中的《跟干哥》与《思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