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行知乐客 门户 文学

文学

订阅
  • 家-离愁

    文学

    家,离愁,风景,宿命,惆怅。

  • 上马提枪(一)

    文学

    黟县74户人家中,汪姓有50多户。汪春来就是其中一户,而且是单独一户。汪春来之前住在离这里三十多公里的屯溪县姨妈家,可是三年前那个春天,他才发现自己该走了。汪春来早就想走了,他五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 ...

  • 梦醒了,碎了,结束了,那就忘记吧

    文学

    梦一场,醉一场, 醒来之后, 一切都如过眼烟云; 如果不能拥有, 那么忘记就是最好的选择。 人生不可能完美, 太完美了反而有了缺憾。 没有缺憾的人生犹如一口枯井, 没有任何意义。 忘记无缘的朋友, 忘记投入却不 ...

  • 致我们逝去的回忆

    文学

    兄弟,我将踏上高考。 记得吗?六年了啊,你已经埋于地下六年了。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可好? 抱歉,六年后的今天我才将你想起,但是我一直记得你。 要是那天我勇于更加向前走一步,你或许不是这样吧!你或许不会离开我 ...

  • 骨生花

    文学

    南朝北山有一族,名曰:骨族。此族自古以来便是 女尊男卑。男子自小就得在脸上蒙着白纱,不可被外人瞧见,除了自家夫人无人知男子是俊是丑。新婚燕尔若是生下女孩,这家主事女人即可升执事获良田,若生下男孩却必须 ...

  • 〖命〗上篇

    文学

    已是二月的天了,可窗外得桃树还是没吐出点新芽,睡了的小河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只是屋外檐下多了对归燕。每日夜里总是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时常惊了梦中我与你的短聚。望着手中你那日留下的紫骨扇出了神,朦胧泪光间我 ...

  • 《命》下篇

    文学

    “云哥哥,你要带我去哪儿?”像进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小道,里面昏昏暗暗不像白天也不像黑夜,周围的行人都由一个黑衣男子领着。 “云哥哥我怕”往里越走越深,时常传来几声哭怨 “云哥哥”身旁这个云墨不知怎么从刚才 ...

  • 古风愁韵五篇

    文学

    一 陌上人 西楼大雁去又回 一路荼蘼,旧年岁 月下独酌千千杯 痴一生鸳鸯蝴蝶城南北 醉三世,苦相随 半夏古巷谁在问君归不归? 守尽冬夏雪染眉 不过说书人一句此经流年,悲 二 枯守 凡尘天间 一树合欢,花开浅浅 ...

  • 枯骨青梅相望竹马

    文学

    “听说哥哥宫里又招进了一群美人”谈谈的檀香里伴着一个冰冷的声音 大殿内一个妆容妖艳的女子正在书案旁弯腰研墨,他在椅上闭着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她脚如踏青莲,走时及地的裙摆像阵阵涟漪,快步来到他的 ...

  • 一日为师终生为妻

    文学

    夕下一别半世间,十年相思愁入骨,昨夜秋风又尘醉,惊了梦里你我短相聚,一枕清泪月高寒,只盼长安归雁带家书,心里又忆往日事,新痛又添些许 “洛云记得背兵法,我晚上抽查” “那师父你去干嘛” “为师出去看看”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