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同乐 门户 文学 查看内容

上马提枪(一)

2016-8-19 13: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4| 评论: 2 |原作者: 秦庄℡

简介:黟县74户人家中,汪姓有50多户。汪春来就是其中一户,而且是单独一户。汪春来之前住在离这里三十多公里的屯溪县姨妈家,可是三年前那个春天,他才发现自己该走了。汪春来早就想走了,他五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 ...
14617.jpg

黟县74户人家中,汪姓有50多户。汪春来就是其中一户,而且是单独一户。

汪春来之前住在离这里三十多公里的屯溪县姨妈家,可是三年前那个春天,他才发现自己该走了。汪春来早就想走了,他五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群带红袖章的毛头小伙撞开他家的门,抓走了他的父母,就像很深的湖里落入一块很重的石头,咚的一声,涟漪都没来得及荡起,甚至那道刚炒的菜还没出锅,他开始大哭,哭累了就睡觉。

第二天姨妈来带走了他,这一走就是十年。三年前,姨妈开始频繁的带一个男人回家,每天晚上都从楼下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这意味着春天来了,汪春来也觉得他的春天来了。那天晚上,皓月当空,清风徐徐,月亮像猫一样发浪的亮,他觉得此时此刻,唯一应景的就是离家出走,别的其他的任何决定都无法配得上这月光,这猫叫春,还有他空前绝响的名字。

他想到了李广,觉得自己像出征的将军,在另一片这月光映着的地方,有一片疆场等着他去驰骋。他愈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担负着一种使命。义不容辞!刻不容缓!于是乎,他穿上衣服,披上床单,路过木床的吱呀声,浓浓的喘息声,悄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扬长而去!忽然,他觉得这种无声的出走不符合英雄的秉性,没人为他送行让他感到有些失落与孤独,他回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在门上认认真真的刻下:姨妈,你叫的真难听。

汪春来根本就不知道黟县在哪,他听说那里有很多姓汪的,认为自己去那里准没错。他漫无目的的走,反正有的是时间,山间有很多小路,伴着竹林与小溪,他顺着溪水走,走到哪里就算哪里,只要他愿意,刚刚路过的那个村子也可以叫黟县。可是现在他走不动了。从晚上一直走到现在,他有点饿。但是他又突然把自己想象成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现在到了啃树皮的地步了。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啃树皮,虽然他没啃过树皮,但是,他觉得肯定不会好吃。他便继续拖着步子往前挪,终于在天黑前来到一个村子。

村口有个山神庙,他凑近一看,呦呵!有吃的!是供奉的苹果和猕猴桃,他抄起来就往嘴里塞,吃罢后一拍肚皮,对着庙像作揖:兄台,小弟想在此借宿一晚,可否?山神没有回答,他顺势一躺,倚在庙像怀里,自顾道,老子真他妈走运。便睡下了。

清晨的露水浸湿了汪春来的衣服,他打了个哆嗦,寻思这露水怎是热的,睁开眼一看,我靠,一头狗,不对,是一个狗头!他一把推开这狗头,可是那条狗还是过来往他怀里蹭,汪春来这才醒过神来,揉了揉肉眼仔细一瞧,是一条原生态土色的土狗!背后还熙熙攘攘站了一群人,把这小庙围的严丝合缝,他们一个个背着铁锹,锄头,大概是准备下地去。

大家对这个造型奇怪的男孩充满好奇,人群中尽是低声细语,

“喂,你是谁家的娃?”,汪春来只听从那方向传来这声音,却根本寻不得是谁,

“我,我,我来寻我伯(爸)。”

“你伯是谁?”

“我伯是黟县县长。”

“你这娃,净说胡话,县长,哪有儿子?”

汪春来这话,半真半假,他这次出来,确实是想寻他的父母,可他伯不是什么县长,但是找到县长,说不定就能打听出点什么,这下可好,话才说了两句,就穿帮了,汪春来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发现人群中炸开锅了。

“咦,咋没有,咱县长他儿前些年不是托他一个亲戚给送到外省了么。”

人群中一位年纪稍大的人说了这么一句,引来了大家的注视。

“对对对,那年,上头还派人来查了,县长险些给抓走。”

“嘘,别乱说。”那老者赶忙捂他老伴的嘴。

“那不是县长家的大黄么?”

人群中不知是谁认出了这狗,它正依偎在汪春来怀里,一脸无辜的望着大家。大家看看大黄,看看汪春来,又互相望了望,

“来来来,娃,去我家先歇会儿”,

“走走走,去我家去我家,我家有。。。。。。。”

汪春来像个英雄一样,沉浸在这众人的拉扯中!他最终决定跟着那位老者走,其他人便怏怏散去了。

“你当真是县长的儿子?”老人试探性地问。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杀野猪过年安逸哦!

    杀野猪过年安逸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