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5|回复: 3

骨生花

15

主题

20

帖子

17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3
发表于 2016-8-5 00:57:57 来自行知乐客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朝北山有一族,名曰:骨族。此族自古以来便是 女尊男卑。男子自小就得在脸上蒙着白纱,不可被外人瞧见,除了自家夫人无人知男子是俊是丑。新婚燕尔若是生下女孩,这家主事女人即可升执事获良田,若生下男孩却必须搬家退出城十里。
  她是族长之女,名唤:骨君儿。
  生着所有骨族女子都有的倾国倾城貌,抿嘴浅笑,踮脚扑蝶,抬头微微皱眉一举一动尽是美艳。
  他是她的满月礼物。
  生来就卑微到了尘谷。不止因为他是男孩,更因为他是被弃养的男孩。名唤:古,单字古,却不配姓骨。族长见六岁的他每日抢狗食被追可怜,就索性把他作满月礼物送给自家小女。
  天差地别的人生不期而撞。
  可不管怎样古的地位都是卑贱,即使作为骨君儿的满月礼物。
  骨君儿四岁那年,整日扶着墙根摇摇晃晃的学着走路。他在后面一路的护着,生怕骨君儿摔着伤着。却傻到自己绊倒了自己,好像自个才是在学走路似的。一张蒙着白纱的脸深深的陷进泥巴里,双手撑起来摸尽双眼泥,好不容易睁开找遍四周才知道君儿不见了。
  “族长,小姐不见了”一身是泥的他跪在正堂内,惶惶恐恐的禀报
  “那就去院里跪着”坐在主椅上的女子闭着眼,修长的手指在青瓷茶杯上有节奏的轻扣着。温柔似水。
  就这样六月烈阳下,多了个小小的人。不知道跪了多久,只是记得身上的泥巴都已干了掉得差不多了。也不记得是怎样回了小屋,只记得眼一黑时隐隐约约听见有骨君儿的声音,说“睡觉好热,要扇风”
  原来骨君儿根本没有丢,也更没有因为古摔了才丢。只是被丫鬟抱回房里睡觉了,而古的惩罚不过是见他卑贱假用骨君儿作借口罢。
  骨君儿八岁那年,吵着要用窗外那丛墨竹亲自做风筝。古扛着柴刀就风风火火的砍了四五根年初才长的新竹,偷偷抬回房里。每日躲在小屋笨手笨脚的学风筝,送给君儿时满手是伤。
  骨君儿九岁那年,缠着要吃红枣。树只有一棵,贪吃的主儿却有一大群。即便枣树就在出了大宅子六米处,可每日等古他们到了树下也只剩几颗躲在青叶后的幸存枣。这样过了几天后,眼见的满树枣只是零零散散的几十颗了,可骨君儿连尝鲜都还没尝到。望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古心里也尽是内疚。再到后来,一到了红枣成熟的季节晚上就见不到古的身影。因为他还没等天黑就上了枣树,守到天蒙蒙亮看得清人时便摘了刚熟的枣往回跑。
  她总是闯祸,他总是替她受罚。
  每次受罚后他都问她 什么时候才长大些,
  每次她都回答说 见到你样子时就长大了。
  那时候骨君儿十岁,古十六岁。
  日子还是慢悠悠的过着,骨君儿还是喜欢捣乱闯祸,古也还是身份卑贱脾气温和。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人生会很美,就连古自己也觉得真的会很美。
  直至骨君儿的十六岁成人礼时出现了他。
  全身如刀裁,眉眼如墨画。缓缓勾唇一邪笑,看醉少女心。他便是这南朝的君王,一统数族的首领。族长亲自到界口迎接,着一袭放肆的艳红,化淡妆低着头皆是恭敬。可在马上的苏逸却连头都没有抬只冷冷的哼了句“骨伶快些回族吧”,就扬鞭踏尘而去。
  骨君儿第一次听见有人直呼母亲的名,更是第一次见母亲如此卑微。更何况那是个男人,她心中对苏逸全是好奇。
  骨氏宅院里,正坐首席的苏逸僵着筷子在空中迟迟不下,睁大眼睛认真的望望盘中的菜,毅然决然的收回筷子。“骨伶,你这待客之礼是不是…有些未尽全心啊?”苏逸冷着脸,语气也如同寒冰的问道。边上站的骨氏执事一听苏逸语气不对,皆俯首跪下唯唯诺诺的喊“饶命”。唯独骨伶和骨君儿还站立如松柏,不输将王风
  “为何不下跪?”端起一旁的青瓷酒杯,微微抿一口,饶有兴趣的玩弄起折扇来
  “小民无罪,为何要跪?”骨伶抬手挽起耳边的碎发,冷冷的对上苏逸的视线
  “那小丫头你又为什么不下跪”
  “我过了成人礼就是一族之长了,为何要跪你?”骨君儿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反逼问道
  “哈哈,有趣有趣。”见君儿傻得如此可爱,苏逸自己也不由得笑出了声,说话温柔了许多。
  “小丫头你愿意同朕回宫吗?”放下手中的折扇,起身走到她身旁。这才看清了刚刚在远处就惊艳到他的骨君儿,似墨似瀑的头发上系着桃红发带,一袭浅白色襦裙,脚底一双秀气的刺绣小鞋,好看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霸气。
  “我才不去,我要留下来管理骨族”骨君儿不满的嘀咕道
  “你只要跟朕回去了,你坐的位置会远比骨氏族长高的多”
  “位置能有多高?”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十里红妆,普天同庆。苏逸如愿娶她为后,她也如愿嫁给了“真正的男人”。出嫁时她身着齐胸玫瑰红双层鸢尾长袍,肩披织锦皮毛,发间插着蓝白琉璃发簪。
  “古你觉得我这样好看吗?”久久盯着铜镜内的自己,君儿突然痴痴的问道生怕会不美会不惹苏逸欢喜。
  良久良久,身后的古才起唇吞吞吐吐的说道。“小姐这样很美”,声音里尽是苦涩。
  成亲后,苏逸每日都带着骨君儿游山玩水,在全城百姓心中留下痴心二字。
  夜夜狂欢,她终于有了身孕。但是她每每摸上微隆起的肚子,就有淡淡的忧伤。是啊!自从她怀孕以来,就从未再见过苏逸了。
  是夜,她突然从梦中惊醒。床边竟坐着君儿日思夜想的苏逸,他还穿着为来得及脱的朝服。“君儿乖,来吧安胎药喝了”他宠溺的递上药,温柔沿进眼底。
  喝下汤药不到一刻,骨君儿突然脸色苍白,她难以置信的望向苏逸,那个刚刚还温良体贴的苏逸竟一脸镇静。
  “苏逸你不是人”骨君儿忍着痛朝苏逸大喊
   “君儿,朕早听说骨族女子会从右脸颊开出绝世花。今日我听大臣说绝世花是在小产后开放,所以才在汤药里下药的”苏逸还是一脸淡然,语气也像个局外人
  “苏逸你爱过我吗”骨君儿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着
  “骨君儿朕娶你,仅是因为听过的一个传说:骨族女子开的花与生的容貌一样,那日朕见你一面便觉得世间再无骨族女子能有你一分美艳,当然你那日霸气不跪也是一个原因”
  “不过从现在看,小产并不能让骨族女子开花”苏逸起身准备离开慢悠悠的说着,与方才见的苏逸形同两人
  “我愿如君愿”骨君儿吃力的摸出枕下古送给自己防身的匕首,深深的插进小腹,深红色的血立即染透了浅白色的衣裳,像极美的海棠。
  不一会骨君儿的右脸颊上出现了红色的梅花印,随即就开出了大朵大朵的浅粉色花儿,密密麻麻的爬满她的整张脸。又沿着白皙的颈部开向锁骨,花的颜色突然又变成了妩媚的幽蓝层层叠叠的开着,似乎还听得见花瓣张开的声音,那么细微。这蓝花像着了魔般风风火火的开到脚底,又一路复上变成了妖艳的红色,美得让人感受不到呼吸,全身也如同正在开放的花一样野。
  苏逸终于缓过了神,收起了惊得差点掉下的下巴。强装镇定的命令道“来人,骨氏族长骨君儿不幸小产,按王后之礼入葬墓园”
  北山骨族内,人人穿丧服带白花,齐齐向南朝首都俯首跪下。
  “苏逸,我要带君儿回北山”古还蒙从未变过着白纱,着一袭素白月华裳。直直的站在南朝大殿门口,怀里横抱着一身是血的骨君儿。
  “骨君儿是我苏逸的王后,你凭什么把她葬去北山?”见到这里,苏逸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开始认真起来。
  “我只凭你不愿天下人知道,他们那个已母仪天下的王后是你亲手害死的”
  说罢古便抱着骨君儿直径走去,不再顾身后的人身后的事。因为他知道君儿想回家了。
  “君儿啊,你以前总是说见到我的样子,你就长大了。可后来啊!等你真的要嫁人的时候,你却忘了我。我一点都不高兴啊!真的,这次我是真的生你气了,不信睁开眼看看,别调皮装睡了”说着说着,古便哽咽的不能出声了。因为有句话如鲠在喉间,硬生生的疼。
  北山桃花湾,多了一座坟那碑上没有刻姓氏出生。只刻了一句话“来生,我要娶你”。对了,那坟旁边还有一间草屋住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人。族长问他为什么抗命不带白纱,他说“怕有人来生又认错了我”。族长听后竟也没对他用刑只是摇摇头走了。
  南朝北山有一族,因此族女子死后从右脸颊开出绝世花被唤:骨族。骨族自古便是女尊男卑。男子打小就得在脸上蒙上白纱,一旦白纱因一个女子取下,此生都不可嫁娶孤郁而终。
-399e4429a3e1a946.jpg
null-343512182846f49c.jpg
-35495a6ec88457f9.jpg
26684a09d3259cac.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5

主题

699

帖子

18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20
发表于 2016-8-5 10: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落人亡,如今是离魂,负了当初人,守候不语情一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0

帖子

17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3
 楼主| 发表于 2016-8-6 15:59:51 来自行知乐客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青梅枯萎,竹马老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1 18: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不够动人,说故事的人却总是掉眼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