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1|回复: 0

1995年令人发指的疯狂报复,48条人命啊!

503

主题

635

帖子

1324

积分

从一品都统

积分
1324
发表于 2018-1-12 12:53:30 来自行知乐客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肇东市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型城市,在案件爆发的1995年人口不过几十万人。这种类型的城市,全中国少说也有数千个,如果您不是黑龙江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听过它。但在1995年,这里却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报复社会杀人案。两名凶徒手持猎枪和小口径步枪,杀伤公安干警,联防队员在内的48人,作案长达3小时,如若无人之境,毫无阻拦。如此疯狂的大案,起因却让人非常的无语。下面听老萨来说一说。

两名凶犯之一的冯万海,年仅26岁,另一名凶犯姜立明更小,年仅22岁。他们之所以搞了这么大的案子,主要就是报复。

姜立明是四站镇东兴村农民,以承包经营小药店为生。这个人年纪很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平时倒也没有什么劣迹。家里的这个小药店就是农村乡镇常见的那种小铺子,虽然赚不了什么大钱,维持一家生计还是没有问题的。之所以闹成这样,根据知情人回忆,主要是镇里面的卫生院院长候琛钦,副院长百会臣想让自己朋友承包这个小药店,不让姜立明继续干。

姜立明自然不愿意,但毕竟权力在人家手中,他一个老百姓也没办法。

期间姜从外地进了一批药品,不是从正规途径来的。当时乡镇药店基本都这么搞,一般来说都没什么事情。

没想到,有人暗中举报他,镇派出所所长周守芳将这批药品全部查扣。这样一来姜立明几乎全部家当砸进去,也就等于破产了。

他怀疑是卫生院院长候琛钦,副院长百会臣两人联合派出所所长周守芳整他,对他们极端仇恨。

眼见断了生计,姜立明发誓要报复,他多次对妻子表示自己要杀人报复。

冯万海则完全不同!这个小子年纪稍大一些,是当地一个无业青年,但并不是什么流氓。

1995年1月,冯万海和朋友曹学君,杨晓民在镇上帝王酒店喝酒。几个人酒喝多了,因为一点小事,和邻桌同样醉酒的青年李玉方厮打起来。

由于冯万海他们有三个人,李玉方在打斗中吃了亏,被打伤,伤势还比较严重,属于重伤。李的家属随即报案,四站镇派出所所长周守芳出警,找到这三个人。

奇怪的是,按照一般司法程序,这种伤害致人重伤明显属于触犯刑律。正常流程显然应该先将三个人刑事拘留,然后交法院进行刑事加民事起诉。

奇怪的是,周守芳却没有抓这个3个人,只是让他们交钱。3个人一共拿出9000元钱,但几天后,周守芳告诉他们3个人,钱已经花完,必须每人再给7000人。曹学君,杨晓民家境较好,随后各自去派出所把7000元交齐。

而冯万海家庭条件较差,全家仅靠开北京212吉普拉客为生,所以他拿不出钱来。

所长周守芳去找冯万海要钱,冯当时正在拉客,被拦下以后只得同意回家取钱。冯万海驾驶出租车在前,警察驾驶警车跟在后面。谁知道刚到冯家,冯知道家里拿不出钱来,突然跳车逃跑。周守芳见冯家没钱,就将吉普车扣押,开回来派出所。

同时,周派人多次抓捕冯万海归案,都被冯躲开。

当时冯家生活困难,全家靠这辆吉普车拉客为生,这样一扣,就等于断了冯家生计。

冯万海跳车逃跑后,也没有跑远,白天在村子里面躲藏,晚上才敢回家睡觉。期间,冯万海多次看到一同打人的两个朋友在村子里面大摇大摆的活动,心里很不平衡。

他认为是三人一起动的手,现在这两人没事,反而盯着他一个人抓,明显是让他归案去顶罪。冯万海认定,肯定是周守芳收了那两个人的贿赂,自己拿不出来钱,所以把罪责都推在他身上,所以对周和两个同案犯恨之入骨。

期间,因为吉普车被扣,全家没法生活,8个月后,实在活不下去的冯万海的哥哥冯万江找到周守芳,说车是家里的,不是冯万海一个人的,希望拿回去。

周表示可以,但是需要交1200元的停车费。后方警察处理善后的时候,也明确说道,收这个停车费没有法律依据,属于乱收费。至于长期扣着这辆吉普车也没有道理,因为车并不是冯万海本人的财产。

当时冯家已经没钱,东拼西凑的借了1000元交给周,希望能够拿回车子。没想到周收下1000元后却说:少了200元,车子不能给。

由此,冯家几乎连饭锅都揭不开了。

冯万海对周守芳极为仇恨,对此对他的家人说:我要行的时候,比谁都强,不行的话就得杀人!

这两个血红眼睛要报复的人,居然还碰到了一起。

冯万海在村子里面躲避的时候,无意中遇到了姜立明。姜和冯本来也认识,但不过是普通朋友,偶尔走动走动,没有深交。

在1995年7月两人遇到以后,多次一起喝酒,谈心。这两人都是很极端的人,都觉得仇人太多,逼得他们活不下去。几次商谈以后,他们都决心整个大的,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他们想用极端手段给予报复,把事情搞大。

从1995年9月开始,两人整天在一起,形影不离,姜立明连家中的药店也不管了。其实两人这是在筹划杀人计划,并且准备工具。

当时社会上并不禁枪,猎枪经过登记还是可以在民间出现的。尤其农村经常有野兽出现,村民也喜欢打野鸭子,所有很多人有猎枪,姜立明家也有一支双筒猎枪,是1993年购买的。

姜立明认为一支枪不够,他又设法搞到一支射击训练用的小口径步枪和200多发子弹。这种枪可以装11发子弹,连续射击,但子弹口径较小,威力不大。

有了枪以后,自然还需要弹药。11月11日,两人到肇东市一家渔具猎具商店,什么证件都没有拿出来,就轻松买到近300发16号猎枪子弹。这种子弹威力很强,近距离一枪就可以打倒大牲口,人就更别说了。后来警方发现,这个商店根本就没有出售子弹的资质。

买到子弹后,两人开始钻入附近的深山练枪,这样练了一周多,他们认为已经练得不错了,随后开始了报复杀人的行为。

这两人的杀人方法和其他杀人犯有所不同!

一般杀人犯多是偷偷杀人,或者杀了就跑,但冯姜两人不同,他们决定彻底做大,不准备逃跑。用他们的话来说:能杀多少算多少,杀到杀不动为止!

当晚18点,两人携枪出门,开始行凶。

他们首先到达姜立明的情人侯春华家。姜认为这个女人玩弄她的感情,骗了她不少钱以后就不理她,决定第一个杀她。两人持枪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侯春华并不在家,她的丈夫李永斌,弟弟李永君和其他四个朋友正在打牌。

六个人见冯姜两人拿着枪冲进来,都吓呆了。

姜二话不说,首先开枪先将李永斌和他的弟弟李永军打倒。

余下4人吓得都跌倒在地上,冯万海问:这几个人怎么办?

姜说:都杀了,不杀他们,他们出门就会报警,警察马上就回来,我们还有十几个人要杀呢!

冯点头,拿小口径步枪对准余下四人连开11枪,将他们全部打死。

见了血了,这两个歹徒更是兴奋,开始肆无忌惮。

随后,他们大摇大摆的举着枪出门,走了15米,来到另一个仇人肖洪伟家。

肖家一家四口正在围着桌子吃饭,冷不丁的,猎枪就响了。威力巨大的散弹将四个人全部打倒,冯万海又残忍的上去,用小口径步枪挨个补枪,将肖家灭门。

杀了肖的全家以后,他们又冲到不远处的姜立明仇人,四站镇卫生院副院长百会臣家。白开始听到枪声就知道不好,随后见2个人杀气腾腾而来,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姜阴沉着脸,一枪将白打倒,白的脑袋都被轰掉了半个,冯则追上去,将白的老婆孩子全部打死,白家也被灭门。

以上都是在杀姜立明的仇人,下面现在该杀冯万海的了。

两人拿着枪,驾驶着姜的吉普车,冲到之前同姜一起打架的曹学君家。曹当时外出喝酒不在家,两人用枪抵着曹的老婆白雪的头,问曹去了哪儿。白雪一个农村妇女,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惊恐之下立即告诉他们曹的去向。

冯并没有放过这个女人,他一枪将白雪头颅打穿,白当场死亡。随后,这两人带着长枪,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走,去聚义火锅城找曹守君。

两人操枪从火锅城正门冲入,意外的遇到派出所所长周防芳。本来这两人认为周肯定在公安局里面,不好对付,所以放到最后去杀。

眼见偶遇最大的仇人,两人又惊又喜,连忙开枪就打。

周守芳开始倒也看到两人拿着枪闯进来,却并没想到这两人会杀人,以为两人是来寻衅滋事的。周认为这两人犯的都是小事,自己跟他们也没有深仇大恨,怎么也不可能杀人。

所以,周虽然随身携带一把77式手枪,却连手枪都没来得及掏出,就被一枪打倒,随后又被补了数枪,也是当场毙命。

姜立明从周守芳的身上搜出了1把77式手枪和6发子弹,随手放在衣袋里面。

由于没找到曹守君,两人很不高兴的冲出火锅城。

由于余下的仇人住的比较分散,他们决定抢一辆车。两人在大街上持枪拦下一辆北京2020S吉普!开车的车上的司机,镇上普通工人张喜春吓得浑身哆嗦,从车上踉踉跄跄走下来:大哥,你们要车就拿去,我们无冤无仇。。。

话音未落,姜抬手一枪将他打倒,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张喜春疼得在地上打滚。因为双方没有冤仇,这两人也就没有对张补枪,开着车扬长而去。

随后,他们有找到农行职工刘守春家(姜立明的情敌),个体药店业主季文华,赵殿林家,个体运输户刘贵杰家,卫生院院长候琛钦家,个体户黄福斌家,连续杀死杀伤19人。

两人在本镇将仇人都杀光,又驾驶吉普车赶往五里明镇,企图杀死有仇的该镇派出所所长刘志敏。结果刘的运气很好,他当晚不在镇子,没有杀成。

此时这两人已经杀红了眼,已经丧心病狂了。他们在路上开车,发现一个农民高占武在马路中间挑担,挡住他们车道,就凶残的将他活活撞死。

随后由于汽油用尽,他们又分别在五里明镇,新兴村抢劫抢了两辆吉普车,将车上4个人打死1人,打伤3人。

到了20点30分,由于怕警察追击,追查车型,两人车子扔掉,再次抢劫一辆吉普,杀死1人,打伤3人,然后像肇源方向疾驰,准备继续去杀人。

1995年,中国警察的效率还是很低的,尤其乡镇的警察平时主要调节纠纷,抓赌抓嫖之内,根本没有快速反应能力。

以四站镇为例,一个3万多人的镇子上,居然只有4名警察,当时其中1人还在休假,而所长周守芳已经被杀,只剩下2个警察还在所里执勤。

当时黑龙江全省治安并不好,肇东市虽然不大,但案件百出,尤其杀人抢劫这种严重暴力案件更多,警力却严重不足。

18点40分,也就是李永斌被杀后,他的妹夫就已经报警,并且将李送到医院。没想到,派出所值班的2个民警却并没有这个觉悟,根本没想到是杀人犯,认为可能又是流氓打架。他们留一个坐镇所里,另一人不去现场调查,居然跑去医院询问。

当时李已经抢救无效死亡,其他几人也都死了,找不到活口询问,这个警察没办法,只好回到所内!

正在为难期间,留守所内那个民警却不断接到报警,说镇上有多人被打死打伤。

这个警察才知道事情不小,焦急之下,他找到镇领导汇报情况。

而当时镇里面还不想把事情闹大,镇长居然召集25个干部,8个治安员去处理现场,这样拖到19时10分。

当时经过情况汇总,才发现一共死了10人以上。这么大的案子没人干隐瞒,无可奈何之下将案情报到肇东市公安局。

肇东市知道死伤超过20人,大惊之下,向黑龙江省公安厅上报,一面组织警力赶赴镇上。

很快,省里面领导都知道了,也都被惊呆了。

这种恶劣的持枪杀人案,全国也是极少见的。

省委书记岳岐峰、省长田凤山、副省长杨志海等领导同志先后做出重要批示。省长助理、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徐衍东坐镇指挥,要求绥化行**和肇东市不惜一切代价将案犯捕获归案。省公安厅副厅长陈永才同志率刑侦处处长孙邦男、副处长阎子忠及刑事技术处处长车德仁等16名同志连夜赶赴现场指挥破案工作。

省公安厅下令立即追捕,这样肇东市公安局组织120多名警察追踪,但直到20点40分,才发现两个凶徒的踪迹,此时两人已经杀伤了40人。

21点10分,警察追到西八里乡,群众反映凶徒驾驶吉普车刚刚离开。警察沿着公路追下去,发现吉普车被丢弃在路边,这辆车也没有油了。此时2名凶徒正在路边步行,发现大批警察追到以后,立即向路边的树林里面狂奔,警察立即持枪追了进去。

21点40分,双方相距越来越近,到仅剩100米的时候,开始正式交火。两个歹徒向警察开枪,将联防队员孙景才打伤,警察也用56式冲锋枪扫射还击。猎枪怎能是冲锋枪的对手,冯万海当场被击毙,姜立明腹部中弹受伤。

姜却不投降,一面用树木掩护,一面用猎枪继续向警察射击,一时间警察也不敢靠近。

这样苦撑到22点30分,姜立明受伤很重,肠子都流了出来,加上周围都被警察包围,他自知逃不掉,随即开枪自杀。

此次杀人案,是黑龙江改革开放以后,最大的持枪杀人案,这里面也体现了很多问题!乡镇警方力量薄弱,两个歹徒持枪作案长达3个小时之久,期间杀死48人,其中死亡32人,居然毫无阻拦,如若无人之境。

不过,这件事的公关工作做得倒是很完美,这么多年来,没有媒体敢于报道。当时只有官方媒体,上级发个声明不允许报道,也就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